• Print

最伟大的礼物

火箭吉祥物披露个人故事促进器官捐赠事业

休斯顿 - 问题总是被别人碰到,痛苦总是被别人承受。某位邻居遭遇了交通事故,某位同事患了肝衰竭。某位朋友的朋友患了糖尿病,肾脏已经维持不了多久。

这些事总是发生在别人身上,从来不找你或你所爱的人。你看到了,感觉很糟糕,不过痛苦实在很沉重。

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父亲还有三个月的生存期。他需要新的肝脏。此后的每一天都在和时间赛跑,准确地说,是在跟死神赛跑。现在你遇到了难题。痛苦已深入你的骨髓。你第一次明白了,落在某个人头上的东西最终会落在所有人的头上,而克服困难的唯一方式是发挥团队集体的力量。

这就是火箭队吉祥物火箭熊扮演者罗伯托-邦德温的故事。不到一年前和父亲的一次午餐改变了这个家庭的命运。父亲保罗几年前被诊断为特发性肺纤维化,目前转变为肺炎,呼吸受阻,几乎无法说话。罗伯托很快意识到父亲的病情在迅速恶化。经检查发现父亲在面临器官衰竭的危险。医生的报告单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他们说如果不进行移植手术的话,他只能活三个月。”罗伯托回忆道。“那时,器官移植还不是我们所考虑的问题。就像科幻小说,我们对它一无所知。生命似乎就像我们开着一辆跑车驶向悬崖,然而我们不知道悬崖离我们到底有多远。”

现在他们知道了。一周后父亲被列入待移植名单第2号。他的身体状况很好,如果及时获得移植,手术存活及恢复的成功几率很高。从此就只有等待和祈祷。时钟继续滴答作响。

2月15日半夜,电话铃声响了。22岁的伊恩-海德曼在前一天晚因车祸去世。去世前他已经注册成为器官和组织捐赠者。保罗将接受伊恩的肺。

“这件事太离奇了,”罗伯托低声说,所有人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“你坐在候诊室里,你的父亲要接受手术。他们将取出他的肺,然后把捐赠者的肺从另一个城市空运过来,到机场,到医院,期间你父亲的胸腔一直是切开的。”

手术前保罗坚持要更新遗嘱。大家都清楚手术的危险性。手术持续了8个小时。十个月后,他可以庆祝圣诞节了,能够拥抱四岁的双胞胎孙子了。

邦德温的故事有幸福的结尾,但邦德温意识到还有很多人仍处于危险中。那些帮助他的器官移植组织如 生命礼物感动了他。他可以张口就背出那些数据:全国约有120,000人在等待器官移植;每天约有18个人因得不到移植而逝去。德克萨斯总人口为两千六百万,仅有四百七十万登记为器官捐赠者。

所以罗伯托的赛跑还要继续,不过这次换了一种形式。1月19日,罗伯托将身穿火箭熊克拉奇的全套装备,参加休斯顿半程马拉松赛跑,支持器官捐赠活动和德州捐赠生命组织。他正在招募尽可能多的人加入他的“克拉奇队”,希望在二十万观众面前制造一个壮观的景象。他的父母以及海德曼的父母将到场随他跑完全程。

“我们鼓励大家参加半场马拉松,加入卡拉奇队,”罗伯托说。 “这确实意味着他们需要给生命礼物组织捐出50元。他们将获赠克拉奇队标志衫并随我一起赛跑。

“这也为了纪念伊恩,我们感觉他仍然借助父亲的身体存活着。伊恩的礼物一共救活了六个人。我非常感激生命礼物这样的组织,伊恩这样的人,否则我就不会再拥有父亲,我四岁的孩子就不会再拥有爷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