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Print

最偉大的禮物

火箭吉祥物披露個人故事促進器官捐贈事業

休斯頓 - 問題總是被別人碰到,痛苦總是被別人承受。某位鄰居遭遇了交通事故,某位同事患了肝衰竭。某位朋友的朋友患了糖尿病,腎臟已經維持不了多久。

這些事總是發生在別人身上,從來不找你或你所愛的人。你看到了,感覺很糟糕,不過痛苦實在很沉重。

有一天你發現自己的父親還有三個月的生存期。他需要新的肝臟。此后的每一天都在和時間賽跑,準確地說,是在跟死神賽跑。現在你遇到了難題。痛苦已深入你的骨髓。你第一次明白了,落在某個人頭上的東西最終會落在所有人的頭上,而克服困難的唯一方式是發揮團隊集體的力量。

這就是火箭隊吉祥物火箭熊扮演者羅伯托-邦德溫的故事。不到一年前和父親的一次午餐改變了這個家庭的命運。父親保羅幾年前被診斷為特發性肺纖維化,目前轉變為肺炎,呼吸受阻,幾乎無法說話。羅伯托很快意識到父親的病情在迅速惡化。經檢查發現父親在面臨器官衰竭的危險。醫生的報告單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他們說如果不進行移植手術的話,他只能活三個月。”羅伯托回憶道。“那時,器官移植還不是我們所考慮的問題。就像科幻小說,我們對它一無所知。生命似乎就像我們開著一輛跑車駛向懸崖,然而我們不知道懸崖離我們到底有多遠。”

現在他們知道了。一周后父親被列入待移植名單第2號。他的身體狀況很好,如果及時獲得移植,手術存活及恢復的成功幾率很高。從此就只有等待和祈禱。時鐘繼續滴答作響。

2月15日半夜,電話鈴聲響了。22歲的伊恩-海德曼在前一天晚因車禍去世。去世前他已經注冊成為器官和組織捐贈者。保羅將接受伊恩的肺。

“這件事太離奇了,”羅伯托低聲說,所有人都沒有做好心理準備。“你坐在候診室里,你的父親要接受手術。他們將取出他的肺,然后把捐贈者的肺從另一個城市空運過來,到機場,到醫院,期間你父親的胸腔一直是切開的。”

手術前保羅堅持要更新遺囑。大家都清楚手術的危險性。手術持續了8個小時。十個月后,他可以慶祝圣誕節了,能夠擁抱四歲的雙胞胎孫子了。

邦德溫的故事有幸福的結尾,但邦德溫意識到還有很多人仍處于危險中。那些幫助他的器官移植組織如 生命禮物感動了他。他可以張口就背出那些數據:全國約有120,000人在等待器官移植;每天約有18個人因得不到移植而逝去。德克薩斯總人口為兩千六百萬,僅有四百七十萬登記為器官捐贈者。

所以羅伯托的賽跑還要繼續,不過這次換了一種形式。1月19日,羅伯托將身穿火箭熊克拉奇的全套裝備,參加休斯頓半程馬拉松賽跑,支持器官捐贈活動和德州捐贈生命組織。他正在招募盡可能多的人加入他的“克拉奇隊”,希望在二十萬觀眾面前制造一個壯觀的景象。他的父母以及海德曼的父母將到場隨他跑完全程。

“我們鼓勵大家參加半場馬拉松,加入卡拉奇隊,”羅伯托說。 “這確實意味著他們需要給生命禮物組織捐出50元。他們將獲贈克拉奇隊標志衫并隨我一起賽跑。

“這也為了紀念伊恩,我們感覺他仍然借助父親的身體存活著。伊恩的禮物一共救活了六個人。我非常感激生命禮物這樣的組織,伊恩這樣的人,否則我就不會再擁有父親,我四歲的孩子就不會再擁有爺爺。”